香港白小姐三码中特资料
砥礪奮進七十載 江蘇工業鑄輝煌
發布日期:2019-09-11 14:08 來源:省統計局 瀏覽次數: 字體:[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在省委、省政府的正確領導下,江蘇工業經濟實現了歷史性的飛越,從新中國成立初期的一窮二白逐步建設成為門類較全、結構合理、發展高質的現代化工業,為江蘇經濟社會的繁榮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一、七十年的輝煌成就

(一)工業生產跨越發展,支撐作用不可替代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江蘇工業經濟發展迅猛,在全省經濟社會的發展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新中國成立初期,江蘇工業基礎十分薄弱,1952年,全部工業增加值僅7.6億元(按當年價格計算,下同),經過幾十年的耕耘,江蘇工業經濟實現了跨越式發展,總量迭創新高。2006年,江蘇全部工業增加值邁上1萬億元臺階,達1.1萬億; 2011年突破2萬億元;2016年突破3萬億元;2018年突破3.6萬億(按可比價計算較1952年增長3001.9倍)。1953—2018年,江蘇全部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長12.9%(按可比價計算,下同),高于全省地區生產總值(GDP)年均增速3.7個百分點;特別自改革開放以來,江蘇工業經濟走在了全國前列,工業經濟總量在全國始終位居前三甲。

2018年,江蘇全部工業增加值占GDP比重39%,對GDP增長的貢獻率達39.1 %;2007年以來,隨著江蘇第三產業的發展,工業占全省GDP的比重雖有所下降(詳見圖1),但是對全省經濟社會發展的支撐與拉動作用仍不可替代。

圖1  1952—2018年江蘇全部工業增加值占GDP比重

(二)工業企業數量倍增,經濟規模實現擴張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江蘇工業企業隊伍逐步壯大,經濟規模不斷擴張。1949年,全省工業企業僅有9049個,工業總產值只有15.9億元;1978年,改革開放前夕,全省工業總產值增至337.7億元,較1949年增長20.2倍。1978—1997年,全省鄉及鄉以上工業企業由27257家增至40817家,企業單位數增長近五成;1998—2006年,全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數快速增長,由17957家增至36319家,企業單位數成倍增長;2007—2018年,全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數進入平穩增長階段,由41841家增至45675家,企業單位數增長9.2%。

隨著江蘇工業企業隊伍的發展壯大,全省各項主要工業經濟指標總量均實現擴張。1997年,全省鄉及鄉以上全部獨立核算工業企業固定資產原值4566.4億元,較1978年增長30.1倍;工業總產值8033.3億元,較1978年增長25.3倍。2018年,全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擁有資產12萬億元,實現主營業務收入12.8萬億元、利潤8491.9億元,分別較1998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增長12.1倍、16.4倍、55倍。截止2018年底,江蘇規模以上工業主營業務收入、利潤、資產總量均位居全國前列。

(三)主要產品產量猛增,工業出口快速增長

新中國成立初期,江蘇主要生產紗、布、面粉、牙刷、肥皂等日用生活消費品,經過70年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的快速發展,全省主要工業產品產量猛增,產品種類逐步豐富。

粗鋼產量由1949年的0.1萬噸增至2018年的1億噸,鋼材由0.03萬噸增至1.2億噸,化肥由0.38萬噸增至165.9萬噸,水泥由3.1萬噸增至1.5億噸;汽車由1958年的259輛增至2018年的125.4萬輛;化學纖維由1965年的0.54萬噸增至2018年的1370.5萬噸。與此同時,冰箱、空調、微型計算機設備、數碼照相機、手機等電子產品以及新能源汽車、太陽能電池、工業機器人等新興產品產量也實現了從無到有,由少至多的飛躍,2018年產量分別達到839.8萬臺、512.4萬臺、6215萬臺、551.4萬臺、4924.6萬部、12.1萬輛、3605.9萬千瓦、2.9萬套。此外,江蘇部分主要產品產量在全國的地位也舉足輕重,2018年,化學農藥原藥、化學纖維、民用鋼質船舶、集成電路、電子元件等主要產品產量占全國比重分別高達38.5%、27.3%、44.1%、32.4%、30.2%。

主要工業產品產量的迅猛增長,也有力地帶動了全省工業出口的發展。全省規模以上工業出口交貨值由1998年的1467.3億元增加至2018年的2.2萬億元,增長14.2倍,年均增長14.6%;其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簡稱電子行業)對全省工業出口的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電子行業出口交貨值由1998年的206.8億元增加至2018年的1.1萬億元,年均增長21.8%;2018年,電子行業占全省規模以上工業出口交貨值比重高達48.2%,占比較1998年提高34.1個百分點。

(四)經濟效益持續提升,提質增效成果明顯

新中國成立初期至改革開放前夕,江蘇工業發展曲折,工業經濟效益水平起伏不定;改革開放以后,江蘇工業經濟效益持續提升,總體保持較高水平增長,運行質量不斷改善,提質增效成果明顯。

1、經濟效益持續提升。2018年,全省規模以上工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利潤同比分別增長7.3%、9.4%,呈現出利潤增長快于主營業務收入增長的良好發展態勢。分階段來看,全省鄉及鄉以上全部獨立核算工業企業產品銷售收入由1979年的312.6億元增至1997年的7258億元,增長22.2倍,年均增長19.1%;1998—2006年,全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利潤分別由7375.5億元、151.5億元增至4.1萬億、1906.9億元,分別增長4.6倍、11.6倍;2007—2018年,全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利潤分別由5.3萬億、2765.8億元增至12.8萬億、8491.9億元,分別增長1.4倍、2.1倍。

2、提質增效成果明顯。2018年,全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總資產貢獻率、成本費用利潤率、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率分別為12.1%、6.9%、6.6%,分別較1998年提高3.7個、4.5個、4.5個百分點;從企業經營狀況來看,2018年全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虧損面為14.5%,與1998年相比,下降9.8個百分點,企業的經營狀況明顯改善;從人均主營業務收入、人均利潤等指標來看,1998—2018年,人均主營業務收入、人均利潤分別由12.7萬元、0.3萬元增至138.3萬元、9.2萬元,單位勞動的產出穩步提升,工業企業提質增效成果顯著。

(五)結構調整有序推進,優化升級成效顯現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江蘇工業結構調整不斷推進,工業經濟在所有制結構、產業結構、區域經濟結構等領域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

1、多元化市場主體格局逐步形成。新中國成立后的三年國民經濟恢復時期,江蘇工業所有制結構以非公有制經濟為主體;通過1954—1956年三年的社會主義改造,非公有制經濟直線下降,公有制經濟迅速上升;1978年,江蘇工業經濟處于國有工業和集體工業二分天下的階段,國有工業占工業總產值比重為61.5%,集體工業占工業總產值比重為31.2%。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中央提出了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平等競爭和共同發展的方針,江蘇工業經濟成份日趨多元化,所有制結構調整穩步推進,多元化市場主體格局逐步形成,外商和港澳臺商投資工業、民營、私營工業快速發展,成為推動江蘇工業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

從企業個數來看,2018年,江蘇共有規模以上工業企業45675家;其中,外商和港澳臺商投資工業企業9578家,占全省比重21%;私營工業企業28747家,占全省比重高達62.9%;國有控股和集體工業企業1215家,僅占全省比重2.7%。從分經濟類型增加值以及從業人員占比來看,2018年,國有控股工業增加值占全省規模以上工業比重為17.3%(國有工業占3%),從業人員占全省規模以上工業比重為6.5%(國有工業占0.7%);集體工業增加值占比為0.2%,從業人員占比為0.2%;外商和港澳臺商投資工業增加值占比為37%,從業人員占比為37.6%;私營工業增加值占比為32.1%,從業人員占比為40.9%。2018年,外商和港澳臺商投資工業對全省工業增長的貢獻率達35.5%,民營工業對全省工業增長的貢獻率達45.6%(私營企業為28.6%)。可見,外商和港澳臺商投資工業以及民營工業不僅有力的推動了江蘇工業經濟的發展,在穩定就業方面也發揮了關鍵性作用。

與此同時,國有控股工業也在不斷做優做強,雖然在全省工業中的各項占比均有所下降,但是在重要戰略性領域仍然占據主導地位。2018年,在全省規模以上工業中,電力、熱力生產和供應行業國有控股工業企業數占比達40.7%,資產占比達80.7%,主營業務收入占比達87.9%;水的生產和供應行業國有控股工業企業數占比達47.2%,資產占比達75.7%,主營業務收入占比達66.2%。

2、產業結構優化升級。新中國成立初期,江蘇工業以紡織、食品等輕工業為主;機械、化工經過后續追趕發展,至上世紀70年代末,紡織、機械、化工、食品成為江蘇四大重點行業;至上世紀80年代后期,機械、紡織、化工、食品、建材、冶金六大支柱行業基本形成;進入上世紀90年代,隨著生產的發展、技術的進步和消費結構的變化,新興行業大量涌現,資金密集型和技術密集型行業產值占比不斷上升。2000年以來,以電子行業為代表的高技術行業迅速崛起,2003年,電子行業一躍成為江蘇第一大支柱行業,發展勢頭強勁;而其他高技術行業如醫藥制造業、航空航天器制造業、醫療儀器設備及儀器儀表制造業也呈現較快的增長勢頭,江蘇高技術產業體系初步形成。2018年,江蘇高技術行業產值占全省規模以上工業比重21.3%;2011—2018年,江蘇高技術行業產值年均增長11.8%。在高技術行業支撐作用日益顯著的同時,化工、鋼鐵等傳統行業也在轉型升級。近年來,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263”專項行動、環保督查等一系列政策的影響下,鋼鐵、化工行業落后產能逐步消減,“地條鋼”企業全部取締出清、“僵尸企業”有序清退,行業獲利能力、生產效率穩步向上。

目前,江蘇工業經濟新的支柱產業日益明晰,以電子、電氣機械及器材制造、化工、通用設備制造、鋼鐵、汽車、紡織、專用設備制造、金屬制品、非金屬礦物制品業等十大行業為主要支撐的發展格局已經形成。2018年,江蘇十大支柱行業增加值占全省規模以上比重近七成,對全省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的貢獻率達71.2%。

3、南中北發展趨于協調。解放初期,江蘇規模較大的工業企業主要集中在蘇南地區,新中國成立后,蘇北地區工業開始逐步發力。改革開放后,蘇南地區工業經濟率先發展,成為全省改革開放的排頭兵,引領全省工業發展;蘇中、蘇北地區也迎頭趕上,發展步伐明顯加快,南中北協調共同發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從增加值增速來看,1999—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地區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年均分別增長13.4%、14.7%、14.9%,年均增速蘇北快于蘇中,蘇中快于蘇南(詳見圖2)。分階段來看,1999—2004年,蘇南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總體快于蘇中、蘇北;2005—2007年,蘇中率先發力,增速躍居三地之首,蘇北增速也開始反超蘇南;2008—2016年,蘇北趕超勢頭強勁,引領全省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成為地區工業經濟增長的后起之秀;2017—2018年,蘇北受環保整治等多重因素影響,增速雖出現短期回落,但是從整體來看,蘇北快于蘇中、蘇中快于蘇南的區域協調共同發展格局已經日漸成形。

圖2  1999—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速

二、工業發展歷程

回顧七十年江蘇工業經濟發展歷程,其間雖有一些起伏與調整,但是總體發展穩中向好,工業經濟發展大體劃分為以下幾個階段:

(一)工業恢復與改造階段(1949—1957年)

新中國成立初期,江蘇工業基礎比較薄弱,經過三年國民經濟的恢復,雖有所增長,但規模依然偏小。1952年,全省僅實現工業產值25.5億元; 1953年,第一個五年計劃開始執行,1954—1956年,江蘇基本完成了對私營工業的全行業公私合營和對城鄉手工業進行合作化的社會主義改造。“一五”時期,國家在江蘇基本沒有安排重點工業建設投資項目,同時江蘇肩負著援建國家156項重點工程項目的任務,“發展生產、繁榮經濟”主要靠充分利用和發揮原有工業的潛在力量。1953—1957年,全省全部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長10.7%。

(二)大躍進與大調整階段(1958—1965年)

“二五”時期,由于“左”傾思潮在國民經濟建設中占據主導地位,片面夸大調整生產關系對生產力的促進作用,在全國范圍內掀起了以大煉鋼鐵為中心的“大躍進”熱潮,擾亂了原有的工業生產正常秩序,導致國民經濟比例關系失調。1958—1960年全省工業產值年均增長高達59.2%,1961年開始,生產急劇下降,當年全省工業產值比上年下降37.7%,1962年又比上年下降17.1%,紗、布、紙、水泥等產品1962年的產量下跌到1957年以前的水平。1963—1965年,持續三年的國民經濟大調整開始進行,江蘇工業逐步走上正軌,生產開始穩步回升。1963年,全省工業產值比上年增長3.3%,1964年增長26.4%,1965年又增長32%;1965年主要工業產品產量比調整前的1962年均成倍增長。1958—1965年,全省全部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長10.6%。

(三)十年動亂與過渡階段(1966—1978年)

1966年,第三個五年計劃在一片混亂聲中開場,“文革”初期,在一系列極左口號沖擊下,城市工業首當其沖,多數工廠停工停產。1967年、1968年全省工業產值均比1966年下降18%左右。“三五”、“四五”兩個五年計劃,一直處于“文革”之中,工業生產形勢十分嚴峻。1976—1978年,“文革”結束后的“五五”前三年,全省工業總產值年均增長14.5%,在“大干快上”、“全面躍進”口號下,再度出現追求高指標、高積累現象,江蘇工業的發展面臨諸多矛盾,處于“文革”結束到改革開放的過渡時期。1966—1978年,全省全部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長14.3%。

(四)改革開放與振興階段(1979—1988年)

1978年底,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拉開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帷幕。從1979年起,圍繞“調整、改革、整頓、提高”八字方針,全省全面進入三年調整時期,以企業改革為先導的經濟體制改革逐步推開。1979—1980年,全省各地國營工業企業開展擴大經營自主權的試點,1981—1982年,擴權讓利發展成為以責權利相結合為特點的經濟責任制,1983年又開始了利改稅的改革試點工作。1984年開始,經濟體制改革從農村轉向城市,全省圍繞增強企業活力特別是增強全民大中型企業活力這個中心環節深化改革,國營工業企業的廠長負責制、各種形式的經營承包制,一系列以完善企業經營機制為核心的改革形式陸續全面推開。1979—1988年,全省全部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長14.5%。

(五)治理整頓與加速發展階段(1989—1993年)

1988年9月,鑒于當時經濟生活中出現了明顯的經濟“過熱”和通貨膨脹等問題,黨的十三屆三中全會決定開始治理經濟環境、整頓經濟秩序。1989年,治理整頓的措施陸續到位并發揮效應,但工業生產在降溫中下跌過猛,9月份開始出現了連續的負增長。1990年,中央在改進總量控制的同時,把工作重點放在調整結構和提高效益上,連續5個月的工業負增長得到扭轉。1991年上半年,工業生產和效益出現回升,但夏季又遭受百年未遇的洪澇災害,四季度工業生產雖迅速恢復,但經濟效益始終處于低谷。1992年,根據鄧小平同志視察南方的講話精神,省委、省政府提出了“加快發展,加快改革”的戰略方針,全省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的步伐明顯加快,工業生產保持快速增長之勢。1989—1993年,全省全部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長13.7%,其中,1992年、1993年全省全部工業增加值增速分別高達30.9%、23.2%。

(六)調整轉變與改革攻堅階段(1994—2002年)

由于1992、1993年經濟“過熱”,從1993年下半年起開始強調“軟著陸”、“點剎車”。在宏觀調控“雙緊”的大背景下,全省工業經濟增長速度趨緩。1995年,黨的十四屆五中全會提出“兩個根本性轉變”,全省工業經濟增長方式從粗放型向集約型轉變的步伐加快。1997年,全省把調整結構作為振興江蘇經濟的第三次機遇,組織實施“97工業結構調整促進年”活動,有效提高了全省工業經濟的素質,非公有制經濟比重明顯上升,規模經濟優勢得到加強。1998年,國有大中型虧損企業扭虧脫困與深化國有企業改革成為地方各級政府這一時期經濟工作的重要任務,同時也是全省工業戰線的攻堅任務。2001年,中國正式加入世貿組織,面對跨國公司和境外產品的快速進入,企業經營在競爭壓力增加的同時,又迎來一輪新的發展機遇。2002年,圍繞加快發展、應對入世主題,國企改革向縱深推進,由點爆式攻堅轉向整體式推進,全省超過80%的國有工業企業成功實現改制,國有經濟經過改制重組后,機制優勢初步顯現。1994—2002年,全省全部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長13.3%。

(七)跨越與科學發展階段(2003—2007年)

2002年,根據黨的十六大報告精神,江蘇省委、省政府提出“優先發展信息產業,以信息化帶動工業化”的發展戰略,以電子行業為代表的高技術行業飛速發展。2004—2007年,省委、省政府牢固樹立科學發展觀,在調整中求發展,一方面淘汰落后高耗能行業產能,另一方面大力發展高附加值的高技術行業,全省工業產業結構調整升級與生產效益增長形成良性互動。2003—2007年,全省全部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長17.1%,這一時期也是江蘇工業經濟發展的黃金期。  

(八)增速換擋與轉型升級階段(2008—2018年)

2008年,面對全球性的金融危機,江蘇工業積極應對,工業生產雖有所放緩但仍保持較快增長,全省全部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3.8%。2009—2010年,江蘇工業繼續保持穩定增長,逐步走出金融危機的陰影。2011年,江蘇工業認真貫徹落實國家及地方“穩增長、調結構、促轉型”的各項政策措施,強化創新驅動發展,注重新舊動能轉換,雖然自2014年開始,全省全部工業增加值增速回落至個位數,但在增速換擋的同時,工業經濟轉型升級、提質增效發展穩中向好。2016年以來,江蘇工業全面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化解過剩產能、處置“僵尸企業”、實現資源優化配置和市場出清的同時,加快培育更多產業新增長點和結構性力量,推動全省產業結構向中高端邁進。2008—2018年,全省全部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長10%。

七十年的砥礪奮進,江蘇工業無論是經濟總量還是結構升級都實現了質的飛躍,取得了輝煌成就。放眼未來,全省工業戰線要繼續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牢固樹立新發展理念,堅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斷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致力將江蘇打造為國內領先、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制造強省,再創新的輝煌。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相關閱讀
  • 江蘇省提高技術工人待遇政策五問 2019-09-10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香港白小姐三码中特资料 彩票公式超级计算分析大师 河南快三遺漏 申城斗地主真人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325棋牌官网 下载 博远棋牌官方下载 甘肃快3开奖号码分布图 熊猫麻将房卡代理 广东麻将胡牌规则 江西南昌麻将微乐家乡